俞经纬:约旦建水下军事博物馆

文章来源:气象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3日 10:43  阅读:9339  【字号:  】

几年前的那一天,太阳挂在天空中散发着耀眼的光芒,天气十分晴朗,坐在教室里,偶尔会有一股清风轻轻抚摸着每一个人的面孔,而这些人们都不舍得这柔美的风,风轻轻抬起女孩的发丝,发丝在风中摇曳,真可谓是风中少女啊。校园里的树枝被风吹得摇晃不定,花儿和小草在风中舞蹈,真是一幅优美的风景画啊!

俞经纬

现在啊,我每天早上七点就起床,洗漱完毕后,自己端出早餐吃早饭,而后开始写作业。写完作业后,又帮妈妈打扫房间卫生,中午的午餐都是我给她们端过去的,再也不要母亲为我操心了。

我们在毕业后最后一次见面是我们开学的前一天,我们拥抱过后才离去,没有回头,怕舍不得。那刻我在心里下定决心,要努力里,要拼搏,我要在高二回到总校,实现我们的承诺。夕阳西下,我的影子在地上想的孤独凄凉、寂寞。唯有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她尽快寻到那片新的友谊的芳草地……

我慢慢地走出校门口,只见四周白茫茫的。道路上结满了冰,我慢慢地站在冰上向前滑动,哧的一声,我滑倒了,坐在了冰上,痛得我眉毛眼睛嘴巴都扭在了一起。我小心翼翼的站起来,回到人行道上。渐渐地,我学会滑冰了,就在人行道上慢慢地滑动。经过几分钟的练习,我可以在冰上自由的滑动。一会儿单脚滑,一会儿花式滑,一会儿一边跳一边滑,可不,一不小心,一跳又一次在光滑的镜子上摔倒了,真是哑巴吃黄连——有说不出呀!

不一会儿,我到家门口了,这是一个小洋楼。我刚敲门,门一下子打开了,这门一定安装了人脸识别装置,拥抱着久别的爸妈,我激动不已。

大大的眼睛,弯弯的眉毛,乌黑的头发 ,樱桃般的小嘴,她是谁呢?他就是我可爱的妹妹,彤彤。

吃过午饭,妈妈开始收拾饭桌洗碗,正当快要收拾完的时候,妈妈突然倒在了地上,我和奶奶非常着急,扶起妈妈,赶紧把妈妈送到了一个离我家最近的一个卫生部,医生检查后,告诉我们是中暑了,我和奶奶悬着心才放了下来。我来到妈妈身边,轻声地跟妈妈说:妈妈,以后我再也不会让您那么操心了,一定做个听话懂事的乖孩子!




(责任编辑:毓煜)